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演出動態  >  內容頁

人藝青年一代挑大梁,《古玩》重登首都劇場

2019-06-21 11:42:47 作者:佚名 新聞來源:本站原創

分享到:

6月7日起,由唐燁導演,王雷、荊浩、傅迦、雷佳、苗馳、藍盈瑩、李小萌等主演的重排大戲《古玩》將正式在首都劇場與觀眾見面。這部由鄭天瑋編劇的作品曾在上個世紀演出,并引發了一時的強烈反響。本次重排版《古玩》不僅在老版的基礎上做出了更符合現代觀眾觀賞審美習慣的變化,人藝新生代演員的集體亮相也成為了本劇一大引人矚目的亮點,“這一次參演的演員平均年齡大概三十出頭,劇中角色從一出場的二三十歲到最后的六七十歲,年齡跨度很大,對于年輕人來說也是一個成長的鍛煉和機會”,本劇的導演唐燁表示,對于這一版由青年演員挑大梁的演出,她有足夠的信心使其成為北京人藝又一部口碑佳作。

《古玩》由北京人藝編劇鄭天瑋創作,并于1997年在首都劇場首演,創下了首輪連演75場,場場爆滿的佳績。而在之后本劇曾遠赴上海、香港等地演出,同樣創造了不俗的成績,“因為存在文化差異,當時在南方演出一部純正的北京味兒的話劇,其實是有點不敢想象的,但沒想到這部戲的票房卻出奇地好,很早就已經售罄了。”鄭天瑋對于當年的演出盛況記憶猶新,“在香港演出的時候,有不少觀眾都有在大陸生活的經歷,對這部戲里展示出的北京文化很熟悉,甚至流下了思鄉的淚水。”而談及這部作品能夠引起廣大觀眾的認同的原因,鄭天瑋也有自己的理解:“我把這部作品定義為行業劇,描寫的是一個專業性很強的行當,在創作的過程中,劇作家就應該是行業與觀眾之間的一個橋梁,讓雙方都不覺得陌生,都能認可這部作品。”

在重排版《古玩》的排練過程中,劇組同樣將編劇的理念進行了延伸,“如果說97年的時候很多觀眾還不了解古玩,那么到了現在,很多人喜歡收藏,對這些東西都有所了解,這就要求我們排演這個戲的時候也要使自己特別專業”,導演唐燁表示,這一次的重新演繹,劇組也賦予了這部作品更豐富的內涵。一方面,為了精準地展示古玩行業,劇組不僅重新梳理并調整了劇本,也請來了包括故宮博物院與首都博物館的專家對劇中涉及的知識進行了專業講解,更在排練間隙參觀了琉璃廠文化街,在北京市文物公司與榮寶齋實地考察,體驗了古玩業界的規矩與傳統;另一方面,本版《古玩》的舞臺設計也更加側重寫實,將清末民初的古玩一條街搬到了舞臺上,并凸顯出了強烈的京式風格,使得本劇從某一個程度上形成了京味兒題材、現實主義題材及古玩行業題材的合理融合。“在上一版展示民族團結,抗擊侵略的基礎上,我們有了更深的思考,圍繞著古玩的‘真’與‘假’,上升到一個中華民族特有的處事哲學”,唐燁表示,這一次的重排,將通過一個古玩行的故事,帶給觀眾更多的思考。

97年的《古玩》云集了包括濮存昕、譚宗堯、梁冠華、馮遠征、何冰等當年人藝的諸多中生代演員,而在本版演出中,王雷、荊浩等新生代演員將繼續飾演這些角色,對于他們而言,也是一次不小的挑戰。“這是我第一次飾演男一號,可能會和當年濮哥的演繹有所不同”,飾演隆桂臣的王雷表示自己在尋找一個兼具古玩行與老北京味道的狀態,而飾演其對手金鶴鑫的荊浩也在通過深入發掘人物不斷對自己進行提升:“古玩雖然近年大家了解得比較多,但真正細致的社會性歷史性的東西,通過這個戲我也在了解,非常有深度”。包括傅迦、雷佳、苗馳在內的青年演員,也都在通過請教前輩、查找資料、學習戲曲等各自的方式熟悉貼近人物,“這個戲是很齊整的一個青年演員的亮相,無論戲多與少,都很有味道,都是年輕人的團結,責任和信念”,李小萌將這部作品的演出視作了一次與觀眾見面的好機會,也希望人藝的青年演員能夠通過這部作品獲得更多人的認可。

 隨著《古玩》的上演,北京人藝的青年演員將得到一次寶貴的成長機會,在日后的話劇演出中繼續展示自己的實力。無獨有偶,在《古玩》上演的同一天,另一部小劇場話劇《催眠》也將在北京人藝實驗劇場開始新一輪的演出,該劇導演張福元是北京人藝的資深演員,在97年《古玩》中飾演了總長一角,如今也開始以導演的形式指導人藝青年演員繼續發揚北京人藝現實主義表演風格。曾經的演員如今仍然在以人藝的傳幫帶傳統,幫助新一代演員繼續成長,《古玩》這部作品對于人藝而言如同接力棒,影響了幾代人藝人的演藝生涯。


本劇將持續上演至6月23日。


(攝影:李春光)

街头霸王注册